蒲庙信息网

首页 > 正文

七匹狼中报另一面:广告宣传费大增75% 难改净利下滑8.42%

www.dasvelas.com2019-09-29

我想分享的原始GPLP2019.8.29

作者:杨元

点评:阿辉

资料来源:GPLP Rhinoceros Finance(ID: gplpcn)

8月22日,七只狼(.SZ)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实现营业收入15.55亿元,同比增长6.5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3亿元,同比下降8.42%;非净利润为6813.88万元,同比下降15.33%。

这七只狼主要从事“七只狼”品牌的男装和针刺产品的设计,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衬衫,西服,西裤,夹克,毛衣,男士内衣,内衣,袜子等针纺产品。

这七只狼说,净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广告和广告费,平台服务费和终端管理费与2018年同期相比有所增加。

2019年上半年七只狼的广告支出为4752万元,比2018年同期的2722万元增长74.58%。

疯狂扩张后库存高,库存贬值吞噬了利润

1985年2月,周少雄和周少明兄弟共同出资设立了晋江市金井劳动故乡制衣工艺厂,这也是七狼集团的前身。 1991年,七只狼推出了变色夹克。 1995年,推出了双面夹克。七只狼还把市场当成鱼。曾经在电视上放映过“人多于一面”的口号。

2004年列出了七只狼,在过去的八年里它们的表现持续上升。 2012年,七只狼达到顶峰,收入34.8亿元,非净利润5.5亿元,分别是上市时间的13倍和18倍。

在收入增长之后,这七只狼还利用了扩展更多商店的潜力。在2011年和2012年,这七只狼膨胀了两年。 2011年,公司的终端渠道为3976个,而在2012年,又增加了31个。有业内人士还指出,以七狼为代表的七牌服装,在增量市场时代,还具有渠道扩张的优势。

但是转折点也始于2013年。根据中国国家商业信息中心的统计数据,2013年,中国100家主要大型零售企业的零售额仅同比增长5.0%,其中男性为服装零售额出现负增长,同比下降1.3%。

在服装行业整体低迷的背景下,曾经为之骄傲的七只狼的渠道资源不再占主导地位,甚至由于先前的疯狂扩张,库存也很高。

库存问题已成为限制七头狼发展的重要因素。 2019年上半年,这七只狼的资产减值6465.38万元,占利润总额的42.14%,主要是由于存货跌价准备所致。

库存问题困扰了七只狼很多年了。 2013年,商品存货746.11万股,同比增长15.24%。总库存值也从2012年的5.66亿元增加到2013年的6.57亿元。2018年的总库存接近10亿。元秤。

疯狂扩张的代价是巨大的,尤其是在线营销的兴起。终端存储的数量不是第一要务。七只狼已经采取了行动,停止了商店并从2013年起停止了商店。据统计,七只狼的商店数量也从2012年的4,007减少到2014年的2,821。

2014年之后,七只狼的总收入开始缓慢回升。 2018年的14%增长率也很难恢复到10年前的峰值88%的增长率。

并购增加了损失,轻型开发和销售转售被逆转了

这七只狼也将并购视为“挽救生命的稻草”。在2011年,他们购买了国际奢侈品牌代理商杭州肯纳(Kenner)的服装,试图进入奢侈品市场。但是,肯纳的服装在后期基本上是亏本的。 2016年,七只狼的成交价超过1000万元。

2017年8月,七只狼斥资3.2亿元人民币收购了法国奢侈品牌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的经营实体的控股权。在2013年进入该国之后,该品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2019年上半年,卡尔拉格斐仍在亏损,亏损.4万元。

设计是服装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但似乎没有这七只狼。自2014年以来,对这七只狼的研发投入逐年下降。例如,2018年研发投入5278万元,占总收入的1.5%。同比下降26.74%。 2019年上半年七只狼的研发投入仅为2135万元,同比下降29.98%。

另一方面,这七只狼的销售成本也在增长。 2012-2017年销售费用约为4.5亿元,2018年将增加至5.95亿元,占总收入的16.9%。 2019年上半年,七只狼的销售成本为3.39亿元,同比增长33.36%。

男性产品的同质化很严重,企业的营销方式也相似。在中国服装的“黄金十年”中,市场的迅速发展掩盖了许多矛盾,七只狼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服装市场进入下降趋势之后,优胜劣汰的商业法则将主导公司的命运。

一旦潮水退潮,您就会知道谁在裸泳。

本文是第一作者的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收款报告投诉

作者:杨元

点评:阿辉

资料来源:GPLP Rhinoceros Finance(ID: gplpcn)

8月22日,七只狼(.SZ)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实现营业收入15.55亿元,同比增长6.5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3亿元,同比下降8.42%;非净利润为6813.88万元,同比下降15.33%。

这七只狼主要从事“七只狼”品牌的男装和针刺产品的设计,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衬衫,西服,西裤,夹克,毛衣,男士内衣,内衣,袜子等针纺产品。

这七只狼说,净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广告和广告费,平台服务费和终端管理费与2018年同期相比有所增加。

2019年上半年七只狼的广告支出为4752万元,比2018年同期的2722万元增长74.58%。

疯狂扩张后库存高,库存贬值吞噬了利润

1985年2月,周少雄和周少明兄弟共同出资设立了晋江市金井劳动故乡制衣工艺厂,这也是七狼集团的前身。 1991年,七只狼推出了变色夹克。 1995年,推出了双面夹克。七只狼还把市场当成鱼。曾经在电视上放映过“人多于一面”的口号。

2004年列出了七只狼,在过去的八年里它们的表现持续上升。 2012年,七只狼达到顶峰,收入34.8亿元,非净利润5.5亿元,分别是上市时间的13倍和18倍。

在收入增长之后,这七只狼还利用了扩展更多商店的潜力。在2011年和2012年,这七只狼膨胀了两年。 2011年,公司的终端渠道为3976个,而在2012年,又增加了31个。有业内人士还指出,以七狼为代表的七牌服装,在增量市场时代,还具有渠道扩张的优势。

但是转折点也始于2013年。根据中国国家商业信息中心的统计数据,2013年,中国100家主要大型零售企业的零售额仅同比增长5.0%,其中男性为服装零售额出现负增长,同比下降1.3%。

在服装行业整体低迷的背景下,曾经为之骄傲的七只狼的渠道资源不再占主导地位,甚至由于先前的疯狂扩张,库存也很高。

库存问题已成为限制七头狼发展的重要因素。 2019年上半年,这七只狼的资产减值6465.38万元,占利润总额的42.14%,主要是由于存货跌价准备所致。

库存问题困扰了七只狼很多年了。 2013年,商品存货746.11万股,同比增长15.24%。总库存值也从2012年的5.66亿元增加到2013年的6.57亿元。2018年的总库存接近10亿。元秤。

疯狂扩张的代价是巨大的,尤其是在线营销的兴起。终端存储的数量不是第一要务。七只狼已经采取了行动,停止了商店并从2013年起停止了商店。据统计,七只狼的商店数量也从2012年的4,007减少到2014年的2,821。

2014年之后,七只狼的总收入开始缓慢回升。 2018年的14%增长率也很难恢复到10年前的峰值88%的增长率。

并购增加了损失,轻型开发和销售转售被逆转了

这七只狼也将并购视为“挽救生命的稻草”。在2011年,他们购买了国际奢侈品牌代理商杭州肯纳(Kenner)的服装,试图进入奢侈品市场。但是,肯纳的服装在后期基本上是亏本的。 2016年,七只狼的成交价超过1000万元。

2017年8月,七只狼斥资3.2亿元人民币收购了法国奢侈品牌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的经营实体的控股权。在2013年进入该国之后,该品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2019年上半年,卡尔拉格斐仍在亏损,亏损.4万元。

设计是服装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但似乎没有这七只狼。自2014年以来,对这七只狼的研发投入逐年下降。例如,2018年研发投入5278万元,占总收入的1.5%。同比下降26.74%。 2019年上半年七只狼的研发投入仅为2135万元,同比下降29.98%。

另一方面,这七只狼的销售成本也在增长。 2012-2017年销售费用约为4.5亿元,2018年将增加至5.95亿元,占总收入的16.9%。 2019年上半年,七只狼的销售成本为3.39亿元,同比增长33.36%。

男性产品的同质化很严重,企业的营销方式也相似。在中国服装的“黄金十年”中,市场的迅速发展掩盖了许多矛盾,七只狼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服装市场进入下降趋势之后,优胜劣汰的商业法则将主导公司的命运。

一旦潮水退潮,您就会知道谁在裸泳。

本文是第一作者的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